如梦般优雅

朱弘焘

德黑兰大学文化大使

记忆中的肖像IV

初识古丽,甚是惊艳,似乎优雅得与这个喧嚣的时代显为不符,甚至有种穿越感,像是五十年代的茜茜公主,六十年代的奥黛丽赫本,亦或是九十年代的红豆妹妹。优雅,是她与生俱来的气质,也是她艺术创作的真谛。

站在古丽的画前,首先是视觉上的冲击,那大胆如梦幻般的用色,无论是鲜艳明 快的明黄、翠绿、湛蓝,还是阴郁低沉的檀褐、皦玉、青鸾,艳而不俗,暗而不晦。

此时,你想调动理性,思考一下古丽画了什么,想表达什么,可是感性告诉你,别想,站着别动,看着就行。驻足画前,凝视画作,看着古典主义的勾勒,东西交融的桌子,民族融合的脸庞,野蛮生长的繁花,古今交替的时空,你会想到很多,但似乎又忘记了什么。

随着瞳孔进一步放大,一种情绪,一种感觉开始在心中渲染开来,让人瞬间进入画的意境之中,与作者在心灵上开始同频共振,而这种共振会因人而异,因时、因地制宜,不同人看,不同时间,不同地点,感觉不同,生长出来的情绪不同。 有爱,有真诚,有漂亮,有纯洁,有童真,有和平,有冲突,有记忆,有遗忘, 有哀伤,有静谧……情绪的肆意生长会让你忘记时间,但又能感受到时间的温度、 颜色,似乎进入了平行宇宙,感受着宇宙中一个最初的自己,而佛洛依德管这个 叫“梦”。

Gulistan古丽斯坦在她的画作中祭献了自己的挚诚和回忆,带着意大利求学时西方古典美学的印记,又糅合了同时期中国画的苍凉、古朴和文人画审美理念,让画作的印象而非细节去叩开欣赏者的感官,用女性的极度温润流淌在了每一个细 腻的笔触中,让人回想起丝路艺术作品的兼容性和无限性。Gulistan 古丽斯坦通过她的画,让观众做了一场优雅的梦,而梦醒之后你会长舒一口气,心中赞叹“真 美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