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丽·斯坦谈音乐-当古典遇到爵士

音乐是除了绘画在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喜欢的音乐类型有很多,一直以来,音乐滋养着我的心,其中爵士乐和古典音乐是我的最爱,古典音乐是我内心的“元音”,因为我忠爱Bach,后来我找到了Jacques Loussier,

Jacques Loussier 是法国爵士钢琴家1934年出生于法国,接受过正统的古典音乐洗礼,他是当代以爵士乐来弹奏 Bach作品的创始人,他以爵士风格弹奏Bach,德彪西等人的名曲,是当代一位专注于古典爵士的钢琴家, 他使得古典音乐的灵魂在爵士乐的脉搏中获得生命力的音乐家, 我最喜欢他在2004年“爵士Bach2004年莱比锡托马斯大教堂现场三重奏,Jacques Loussier Trio Play Bach Live from St. Thomas’s Church, Leipzig. Jacques Loussier 能在古典和爵士之间自由驰骋,对他来说音乐的界限已不复存在。Bach曾经作过莱比锡托马斯大教堂的音乐总监,几百年后的今天在同一个地点有 Jacques Loussier 用另外一种风格去演奏他的音乐。可以说音乐之父Bach遇到了现代爵士Jacques Loussier, 有人说他解放了Bach的音符,我在他急促跳跃的音符中入睡,感觉,构思,喜悦。好像天地间大气的精灵与我共舞飞翔,阳光变的那么的眩目,音乐是那么的纯粹,我的绘画找到了被照亮的线索。

爵士乐是非常强调即兴演奏的音乐,爵士乐受到古典音乐,进行曲,福音歌曲,劳动号子,Ragtime, 布鲁斯及流行音乐的影响,在爵士乐的发展史上,可以发现各时期都有爵士演奏家以Bach音乐为素材来发挥,而Jacques Loussier 达到了顶峰, 一个自由的灵魂所释放出来的气息,与心灵共舞之后的“自由状态”在感动,感性后沉淀下出现的“自由状态”我希望我心灵的自由随着Jacques Loussier 能走的更远, 音乐圣洁的灵魂指引着我的心,让我在喧哗的世界中找到了“安静。”看到了更多的“美丽” 更多的“明亮”把我带进他的音乐,他那急促有力的音符熔化着我的内心。

有人曾经说过:“听爵士乐的感觉就像在抚摸一张老沙发。”我认为 这种心境不是简单的怀旧感,而是对生命历程的审视, 历史悠久,但你和它之间没有距离,你可以用你的内心触摸它,让它变的更加清晰,失去记忆的音乐会向你的心灵内移…

爵士乐在美国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爵士乐就是一群人一起来创造了一种艺术。艺术并不是呈现可见的东西,而是把不可见的东西呈现出来,它可以通过一种轻松的方式让我们来了解我们自己,它表达的就是个人的情感,给音乐家自由和力量让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要求更多的个人以外的东西积累,它总是处于改变之中,他旋转着,移动着,在时间和空间中运动着,寻找着被照亮的的线索,寻找“情节”背后的蕴涵,在寻找和我们自己的生命息息相关的某种“真谛”“生命的世界”, 每个人听爵士的感受是不同的,我本人感受更多的是“自由”,我爱自由和新鲜土地上的空气。

在爵士乐中你会观察到“经历”你会从这些事情中看到自己,当你去了解到Louis Armstrong, Fletcher Henderson, Duke Ellington, Billy Holiday 的生命故事,你就知道爵士乐庆祝着生命,人类的生命,生命的过程,悲伤和快乐之间,白人和黑人之间,男人和女人之间,老非洲人和老欧洲人之间,爵士乐是关于自由的,他是一种释放的方法,是创作过程的体现。 创作是一种愉悦,它喷发出来支撑着我们的心灵深处,展示着它的面容,它的内在本质,和它神秘的灵魂。人类逃不出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但是心灵可以放飞,去寻找“时间之外的时间”。

“有谁又真正懂得爵士呢?,除非我们去花心思在很多事情上我们才会明白,这些事情贯穿着我们的人生。”拉尔夫.阿里尚曾经说。

二十年代初芝加哥是爵士乐的中心,当Louis Armstrong加入了Fletcher Henderson 大爵士乐队时改变了爵士乐的表现方法,并开启了乐手独奏的大门,每一个乐手都在找自我表现的可能。三四十年代,爵士乐处于它的成熟期,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爵士乐中的重要人物: Benny Goodman, Glenn Miller, Artie Shaw, Count Basie 等等。

三十年代摇摆乐队的重要的功能就是为大众提供跳舞的音乐,爵士乐历史上大多数时候都可以用来伴舞的,在爵士乐中,摇摆乐Swing可能是最欢迎的一种风格,同时这个时期产生了几支非常出色的大乐队,Benny Goodman, Duke Ellington, Fletcher Henderson 领导的大乐队都是当时最为出色的一些摇摆乐队。

在爵士乐史上 Louis Armstrong是重要的人物,1901年8月4号 生于新奥尔良,是爵士史上最杰出的小号手,是第一个重要的独奏家,有人说他是上帝赐予我们的礼物,他带着情感和信息以及爵士乐,带着他那释放不尽的能量来到这个世界,是为爵士乐指出一个具有高度想象力和饱满热情的即兴演奏的未来的人物。著名评论家Gary Giddins说:“他是美国音乐界的 巴赫, 他是美国音乐界的 但丁, 他是美国音乐界的莎士比亚,他是集合着,他将以前发生的所有事结合起来,然后展示了未来的走向”。他还开创出在即兴演奏中“喊叫”唱法,这在以后成了包括Ella Fitzgerald效仿的对象。另外一个不的不提的人是Duke Ellington,是爵士乐史上最重要的作曲者及指挥,他的一生创作了大量的作品,他也为电影舞台音乐剧作曲。

Ella Fitzgerald, Billy Holiday 和Sarah Vaughan是我忠爱的爵士歌手,被称为爵士乐坛三大天后,她们的声音像具有神奇魔力的磁铁,能让我的心灵放飞…并列在一起形成“音符系列。”环绕着我,我被包容其中,我想用绘画和言语都是无法能表达我的感受的,你需要把你自己放进她们的声音中,去寻找自己灵魂的旋律,跟随她们一起去旅行…在她们的音乐旋律中我能深切的感受到“心灵的呼吸”,在她们的声音中能感到“心跳”。

我游移于绘画,音乐之间,我描绘着那不知疲倦的音乐的心,我在古典音乐中找到了安静,我在爵士乐中找到了自由,我希望心灵的自由能走的更远,音乐温暖着我的心,敏感的琴旋温暖的弹拨着,灵感一片金黄。

音乐的属性是生命 ,关于音乐,所有的艺术都在不断地向着音乐的境界努力,它比绘画更加的难以捉摸。舞蹈的激情是流畅的,这种激情在我的生命中流淌,绘画是留下来得物质,在洗涤和沉淀之后。音乐能震撼我的心灵,音乐只能用音乐的术语来讨论,音乐有它的独特效力,它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可以在极其短暂的时间把一个人的灵魂送上天堂。爵士乐是我即兴灵感的来源,巴赫音乐圣洁的灵魂是我的精神路线,拉威尔的钢琴独奏是我灵感的海波变得明亮,我把这些感受采集起来,来完成我的绘画作品,绘画找到了那被照亮的线索-绘画的美丽理由。流动变为凝滞,短暂变为永恒的同时,是一种时间的形态转化为空间的形态,记忆的体验和沉淀领我进入—进入—就形成了画面的氛围。

–古丽斯坦

6 Responses to “古丽·斯坦谈音乐-当古典遇到爵士”

  1. alimjan Says:

    assalam! yahximusiz? man xinjiang hotan din ! mantordin sizning rasimingizni kordun , bak yahxi ikan sizni biz uyghur lardin kop adam bilmaydu! miningqa sizni uyghur kerindaxlarmu koprak bilixi kerak ! sizga amat tlap uyghur aimjan!!

  2. luke Says:

    说得很有道理,支持!

  3. Askar Says:

    你好,一次偶然的机会打开你的网站,看到关于你和你的作品的资料,我实在是很高兴。我在北京生活十几年都没听说过你这样一位出色的同胞,我问问我同事,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在京维吾尔族知识分子每年都搞几次活动,希望你来参加。
    祝你身体健康,事业有成!

  4. kaysar dolkun Says:

    你好,我是新疆喀什的一位画家. 我叫凯撒尔,多鲁坤. 网上看到你的画和你的个人展
    ,我很高兴, 也很骄傲. 对一位女人来说, 举办在北京个人画展不太容易.
    祝你身体健康, 天天快乐, 梦想成真, 创作顺利 …

  5. 杨娴 Says:

    您好!我是《琴童》杂志社的编辑杨娴,看到您这篇文章,觉得写得很好。想选用一部分做为我们杂志的刊首语。不知道您是不是舍得赐爱?
    期待您的答复!

  6. jim Says:

    this is jim.thank you meal and imperssio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