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Soul to Soul

Here is an article about me in Xinmin Evening News:

[Xin Min Logo]


[Exhibition Photo]
[Exhibition Photo]
[Exhibition Photo]

从心灵走向心灵

——女画家古丽·斯坦讲述她画布上花之国度

古丽·斯坦在维吾尔语中是“花之国度”的意思,看着美丽娇小的她穿着中国红的长裙从绿荫掩映的春天画廊走出来,真让人有种见到花之精灵的错觉。温柔轻软的嗓音,诚恳动人的微笑,还有黑曜石般的眼睛中智慧的光芒,这便是笔者对这名女画家的最初印象。待她将我们引入画廊,看到她的画,我们又对她有了新的认识 ——

乐音,沉淀在画布上

古丽的画很素,无论是色彩还是线条。不像很多先锋画家用色彩的感官冲击震撼受众,她的画安静地摆在那里,似乎沉醉在自己的冥想中。然而那份淡定却能俘虏所有仔细品读这些画作的人。乍看之下的朴拙,其实深蕴着一层层复杂的色彩变化,引人入胜,欲罢不能。“我画画的时候一定会放古典乐,我的创作不能缺少音乐。”古丽深爱着音乐,还有自幼习得的舞蹈,这些都是激发她灵感的触媒,画中的每一笔都糅进了音乐的起伏和舞蹈的灵动,使她的每幅画都承载了厚厚的积淀。她的系列作品中也有很大一部分与音乐、乐器有关,古丽对这些符号特别敏感。如布面油画《海顿的钢琴》,是从一个朋友将要丢弃的照片上得到的灵感。古钢琴模糊的影像在古丽特有的构图和色彩渲染中似乎缓缓倾泻出巴洛克风格的旋律。

符号,凝固时空记忆

中世纪,是古丽神往的时代,黑暗中迸发出光明,狂乱中蕴藏着理性。那时的画家用虔诚的信仰创作,质朴而纯真。后来画者的技巧虽然越来越高超,但在古丽看来,反而缺失了先辈作品的动人气质。“好像一个人佩戴了太多首饰,别人看她,关注的往往是那些首饰而不是这个人本身。”古丽自己就很少修饰,穿着简单利落,她的画也是如此。在创作过程中,她会有意淡化技巧,让画面上的符号接近本真。古丽的《印迹系列》《记忆的性质系列》《行走系列》《有关时间的系列》《向中世纪致敬系列》中都有突出的绘画符号:钢琴、鞋子、手、书本……这些符号的描摹看起来很随意,但古丽却倾注了大量心力,它们是她的学识、她的哲学在画面上的反映,叙述了古丽的记忆和对时空的思考。

画路,修远并快乐着

具有维吾尔血统的女画家,有着自己的审美与创作原则。她随考古队来到人迹罕至的新疆丝路遗迹时,“比看敦煌时更加感动”。很多画家都说在她的画里很明显能体味到西域风情,还有画面和色彩处理上女性独有的细腻。她不愿被贴上单一的“标签”,也不会去追逐所谓的“流行”、“另类”。表面的,乃至符号化的“女性”之类的主题作品很少能给人共鸣与感动。“如果只是把画画作为宣泄或者游戏,那肯定无法表露真心。”古丽是一个用心画画的人。虽然知道艰辛,仍旧义无反顾地选择这条路,关注着心灵本质。她期望以时间为经,空间为纬,找到契合自己一贯风格又能让大家接受的那一点。“从心灵走向心灵……彼此透明。”

记者 黄伟明 实习生 姚伟嘉 文

One Response to “From Soul to Soul”

  1. 王淼 Says:

    黄老师真是出乎所有人想象之外的优秀!我会常常来的!希望您越来越优秀!
    不可思议的女孩!您很优秀!:)

Leave a Reply